• ag真人视讯厅 2019-02-10
  • ag手机版 > 天择训练场 > 第五十五章 比拼气势?

    第五十五章 比拼气势?


      在神秘大海的气氛渲染下,形单影只的野兔站在海上显得尤为孤寂,
      夕阳落日的余辉洒在了他的肩上,
      在如此包含意境的背景下,野兔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心情去欣赏和感受这里的一切。
      穷途末日的绝望让他不再保留什么希望,只能跟面前的这个敌人拼了。
      说实话,他真的提不起劲来与那个人继续拼死拼活,
      而且他的身体状态也不允许再继续战斗下去。
      但是也不能白白送死,小狼、秃鹫、鬣狗这几个人的死不能就这样算了。
      在连番的打击下,野兔倒是明白了,
      当他真正冷静下来时一些东西看得倒是更清楚楚一些,这群故事世界里的人优势所在,他们在于对规则的掌控。
      在两方作战中如果信息不对等则会吃很大的亏,甚至直接会导致胜负的结果。
      就比如苏牧能够使用热武器这一点他还高不太明白,他们之前也对这个问题做过调查,
      也从一些体验者嘴里得知他们的热武器是被禁止的,哪怕之前在现实世界准备得很充分,
      但是一旦进入故事世界后就会立即被书屋发现,然后采取暂时保管措施。
      这就很有意思了,如果规则都是一视同仁的,
      那他又凭什么能够用手枪,还不是用手枪直接打死他们。
      要是直接开枪能干掉一个人就不错了,还利用他们的手雷布置了雷区,直接造成了接近团灭的结局。
      这一切都归结于他和敌人信息间的不对等,拥有更多信息的人如同隐藏在黑暗中,随时利用机会来致你于死地。
      他们输的这么惨,不是没有道理的,或许就算避开这些人,下一次也会遇到同样的事情。
      野兔从未感觉过这么累过,哪怕这些年的佣兵生活都不至于让他操心到这种程度。
      他们更多时候的任务时候都是杀人,很直接也很简单,他反而更喜欢那种粗暴的方式。
      这一次,野兔也打算利用一次双方信息的不平等,准备将苏牧一起带入地狱。
      “小狼,你不是说过海里面又东西吗?
      那好,我也想看看究竟还有些什么东西,真是够让人期待的?!?br/>  野兔将手腕割破后向着深处海域走去,流淌的大量血液迅速融入大海,向四面扩散开去,尽管越走越深,
      野兔已然不在乎身子一点点杯水淹没。
      当苏牧踏入此地时,不禁眉头一皱,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反应,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东西,那只不死族好像也是在提醒他。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还有其他的生命存在是吗?”苏牧似乎听懂了不死族的告诫,
      也回应道:“那就更应该过去把他杀了,不然被截胡了可不好?!?br/>  要是追了半天被那个魁梧男子被一下弄死了,这种结局讲道理苏牧是不会接受的。
      苏牧清楚野兔已经真的被逼到绝境了,哪怕自己不杀他,也已经来不及了,他必死无疑,区别只是死在哪一方手里而已。
      “过来啊,哈哈哈,你不是很厉害吗?过来杀我啊,你还能追得到我吗?”
      野兔见到苏牧同样下水了,不由心中一喜,开口想要打乱他的思维。
      “你还记得你的朋友吗?知道他怎么死的吗?知道他死在什么地方吗?”野兔疯狂的大笑道,
      他都快失去自我意识了,“就是同样的地方,也都是在海里面,他被我们一直追杀到这里,
      被我们一刀一刀的逼上了绝路,就是连尸体我们都没带得完整,
      怎么样,你感觉很生气对吧!”
      苏牧沉默,主要是也懒得跟他继续废话,
      总之,今天他必死,不管是为了乐正尘还是纯粹为了那点书券,都没有留下这个混蛋的必要。
      “你既然这么强,又何必让他来当你的诱饵?
      既然你有枪,你为什么不给他,如果你把枪直接给他,你认为我们还真能有机会杀了让他?
      你真特么是个伪善者,以为就通过把我们都杀了这种方式就能报仇了?
      你还真是天真,即使你把我们都杀上一万遍,也不能改变你就是个骗子而已?!?br/>  野兔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刺激苏牧了,而是把一些真正想说的感想全都倾诉出来,仅此而已。
      “其实你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死对吗?
      你只是认为有愧疚感罢了,这种可笑的愧疚感让你来杀我们,让你的情绪得到发泄,我们根本就不是你复仇的对象,只是你情绪发泄的垃圾桶而已?!?br/>  野兔越说越得劲,根本就不在乎苏牧有没有在听。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可以动手了?!彼漳梁芷骄驳目醋潘?,神色中也没有半分的波动,似乎对刚刚野兔的话毫不在意一样。
      “哈哈哈哈,被戳穿了感到很难过……吧!”在野兔说完这几个字时,
      蔚蓝的大海下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游动起来,正奔向着已经放了很多量血液的野兔去。
      “不服就来杀我?。。?!”野兔同样也注意道一道黑影出现,他不惊反怒,大声的对着苏牧吼道。
      看起来是早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苏牧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当注意到那道迅捷的身影游过去时,立即开口大喊:
      “闭嘴?!?br/>  野兔本想继续就这个问题谈论下去,此时也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
      像极了被一套毒蛇紧盯着后被,阴冷的凝视不禁让他冒出冷汗。
      “滚开?!彼漳炼宰拍堑烙白哟蠛鹆艘簧?,
      当然是希望那个东西离开了,这什么东西啊,居然在他画上最后的一点上想要恶意触碰他的东西,简直就是找死。
      “噗——轰轰轰————”就在野兔的的身后,
      一道道水柱顿时冲天,一下子就泛起了巨大水花。
      更可怕的是那海面下还钻出来一条身上布满了坚实的鳞甲和绚烂般的色彩的海蛇,
      一对干瘪的骨翅位于中部,毫无疑问,这是一条极其庞大且来者不善的巨无霸。
      至少根据这个体型来看,目前无法猜测这到底是一只什么生物,
      说它像蛇,可背后的那对骨翅又是怎么回事,
      说不是蛇,可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它都像一条巨蟒。
      这条海底霸主似乎也是对苏牧打扰它进食很不满,从海底钻出来后对其吐出了蛇信子……这是一种警告,对误入或者主动进入它地盘的生物的一种警告。
      苏牧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那只庞大的海蛇似乎对他进行了某种精神上的冲击,压得他实在难受。
      他还算好的,主动放血引来海蛇的野兔却已经死死的抱住头任由海水将他冲走,
      连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刚刚他可是拼着一口气赶来此处,连命都不要的去引来海蛇,足以见出其信念是何等坚定。
      可只不过是海蛇的一次轻微的冲击,几乎完全摧毁了他所谓的信念。
      苏牧在承受住那道精神威压后,渐渐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巨无霸,咧嘴笑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想拦我吗?”苏牧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定的一字一句道。
      话音只是刚落,铺天盖地的气势猛然爆发,
      一股夹杂着腐朽和邪恶的气息徐徐升起,在苏牧的头顶,一道黑红相间的虚影由虚入实,冷漠的盯住那只海底巨蛇。
      尽管他还不是真正的看客,却拥有了和那些看客们的特征之一。
      当摸索到看客的道路时,又怎么可能还是普通人。
      既然不是普通人,区区一直深海守护者又何足挂齿。
      不是想要比拼气势吗?
      那好,来?。。?!
      “吼?。?!”不死族血红的双眸散发出红光,猛然张嘴一声怒吼,
      这道充斥着不死族愤怒的吼叫声立刻传遍了这方海域,
      一瞬间,妖风大起,整片海水都被荡漾出涟漪,一层又一层的翻滚起来。
      海底的其他生物都躲了起来,不禁被这道可怕的怒吼而吓得颤栗,不敢再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生怕被与它们完全不在一个等级的生物给波及。
      “嘶嘶——”海蛇很勉强的吐出了蛇信子,竟然不再做任何反抗,
      将那颗头颅渐渐低了下来,不敢再超过那道不死族所幻化出的虚影来。
      这对于它来说是一种臣服,一种生命层次差距的臣服,
      即使它一口就能够吞掉这名弱小的人类,但是它也不敢忽略掉来自于高层次生命的警告。
      在苏牧的注视下,又或者说是不死族冷漠的凝视下,
      海蛇巨大的身体逐渐退回了海底,直到最后的尾巴完全消失在海面上,这场气势之争才完全结束。
      此刻神秘的海洋,似乎已经成了一片孤寂的死海,完全不存在任何生命的气息。
      苏牧继续走上前去,看见了已经被活活吓死的野兔,那张惊恐的面容上,还带满了疑惑和不解。
      这样的死法对于这种人来说,已经是最仁慈的结局了。
      伸手捡起那把易主的银色短刃。
      苏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