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真人视讯厅 2019-02-10
  • ag手机版 > 细菌美食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割草法则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割草法则


          天灾封印术的难点,其一在于特殊星力,其二在于施术者,其三在于印术本身。
      
          第一点,第二点,天澜有着先天优势。至于第三点,这对天澜来说,最多算是麻烦。在修行之上,天澜本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只是天灾封印术运用到的东西比较多且复杂,她需要时间。
      
          半个多小时过去,天澜仔细看完一遍天灾封印术,心里有了底。
      
          晃了晃吊床,叫醒没睡太深的陆秋,天澜将自己的看法说了一遍,而后问道:“老板,天灾封印术你是准备用来对付大贵族的?”
      
          对于这事,天澜绝得难度有点大。首先,破开时光之茧,还是成熟体的时光之茧,不是过去的中阶时光之茧,这就是一个大问题。
      
          其次,天澜作为施术者,修行天灾封印术,且在体内凝聚出印术暗藏,这会拖慢她的进化速度,以致于暴露,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你担心的混沌星力之事我来解决,你需要做的是凝聚印术。而且,咱们不对付大贵族,划不来,我们要对付的是统领级和以下的精英级天灾。
      
          所以,你需要凝聚的印术,大多数都是面对低阶天灾的印术,不过这个消耗我也很吃紧??!”对于天澜担心的事,陆秋心知肚明。
      
          闻言,天澜浅浅而笑道:“看来~老板还另有安排?”
      
          “不错,等姑苏能熟练掌握卡牌的制作,我会送她来你这和你作伴,并用卡牌将你凝聚的印术收纳其中,这样便可以实现量产,对整体局势也有很大助力?!闭馐锹角锛苹玫?。
      
          天澜听着陆秋的话,自动过滤了天灾封印术通过卡牌量产的事,媚眼微笑定情盯着陆秋道:“老板,你这么快就有新欢了呀,你还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儿呢!”
      
          “是吗?你会喜欢她的。现在,说说你知道的内部安排吧!”这事,陆秋很在意。
      
          见陆秋不上当,天澜顿时失去兴趣,正经起来道:“因为大姐的存在,大贵族们怕出现什么意外,拖慢进化的节奏,自然提前了计划。
      
          毕竟,牺牲卑贱天灾,获取大贵族进化能量才是侵略战争的意义,他们不可希望自己落于其他大贵族之后?!?br/>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么简单,但也是最无奈的。
      
          “看来想让你从中盘桓一下托节奏是不肯能了!”事已不可为,陆秋只能认了。
      
          天澜对此也早有判断:“老板说的不错,一旦我从中作梗,不但会暴露我自己,更会进一步激化战局,导致大贵族一致决定直接总攻。
      
          反正,对于他们六位来说,这里的死绝了,他们出去还能坐拥一大批。而老板你专注大贵族以下天灾的战术,完全正确?!?br/>  
          天澜说的没错,但陆秋还是希望彻底杜绝大贵族本身上战场的事:“如果以你之后的战力,熊大、我、再加上正在蜕变的扶裳,四大战力之下,能不能持平其他六位大贵族?”
      
          “什么?”突然的,天澜有点吃惊,愣愣的看着陆秋。
      
          见此,陆秋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或许哪里错了,且错的离谱,于是向天澜投去了求解的目光。
      
          “老板~你~真的~不知道宇宙战争之要领?”看着陆秋一脸茫然的样子,天澜笑了。
      
          “也是,老板你还没成长起来,接触的不够多呢!老板,从很久以前,宇宙之中的战争便定性了。
      
          你是知道个人强大到一定地步,是可以毁天灭地的,甚至于弹指间摧毁一个星系。所以,大能们定下契约,战争不可大能随便掺和。
      
          还有另外一点,利益!大能们需要的资源非常庞大,而自身毁灭性又恐怖,所以慢慢转变了战争的形式,以旗下精英作战。
      
          这样,尽可能的减少了大能自身的消耗,且毁灭更少,也符合契约,得到手中的资源也更多,大能便自己选择了王不出手兵自耗的规矩。
      
          而作为宇宙中有着神秘色彩的天灾,他们需要的能量更多,所以天灾大贵族比任何种族都重视此事?!碧炖礁馕挥械憧砂说男±习?,大体的解释了一下。
      
          陆秋听完,频频点头,脸上写着满满的虚心受教表情。
      
          “老板,现在再说我们四人的战力。其实,以大姐在无极深渊表现出的战力,一人便可拖着三到四位大贵族。
      
          剩下的两位或三位,我自己就可以拖住,反正又打不起来。所以,老板你有没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天澜很期待这位出道不久便已屹立巅峰的老板,会不会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便很期待的问了最后一句。
      
          对于天澜的调皮,陆秋甩了她一个白眼道:“那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你是不是要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这个梗嘛~天澜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她确实听得出其中调侃的味道:“嗯,如果是女孩的话我不介意的!”
      
          陆秋楞了一下,随即洒然一笑道:“我还是个孩子,别打我主意,说正事要紧。嗯,嗯嗯,既然战争的形式是~割草法则,咱们都要秉承着割草人的意志,不破坏有生力量,达到可循环的结果。
      
          那,彼此割草就好,若发生割草人纠纷之事,必要以雷霆之势,打怕对方,放弃这一片草场。所以,你也不要落下修为,有需要尽管说?!?br/>  
          “老板,那我就不客气了!”天澜出不去,她要保持‘双修’,就需要很多资源,只能从陆秋这里得到,所以她不会客气,自己人嘛。
      
          接过天澜一早便准备好的清单,陆秋瞄了眼便收了起来道:“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些,下次我在给你送来,因为你还真的不客气!”
      
          “哈,老板说的哪里话,一家人一家人?!碧炖接械悴缓靡馑?,毕竟关系还没发展到可以勾肩搭背的地步。
      
          “那事情暂且这样,这边你也小心一些,若事不可为直接传送离开。走了,下次给你送个伴!”说着,陆秋和天澜,彼此都拱手躬身行礼。
      
          礼毕,天澜嚷嚷着男的,将陆秋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