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真人视讯厅 2019-02-10
  • ag手机版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99章 很像

    第99章 很像

    三人谈天说地,聊的十分投机,不知不觉,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要不是郭礼的亲兵过来提醒该吃饭了,说不得郭礼能够聊到明日去。
      
      “哈哈哈,走吧。你们既然来了,那就是客。我郭府的饭菜虽然粗糙,但是你们不许嫌弃?!?br/>  
      罗秀峰哈哈一笑。
      
      “大将军谦虚了,郭府的饭菜,等闲的人想要吃还吃不到呢。再说了,多少年来,我还是觉着当年军中的伙食最好吃?!?br/>  
      郭礼摇摇头,脸上露出缅怀的笑容。
      
      “当年军中的伙食也不是真的好吃,只是那时候我们朝不保夕,饥一顿、饱一顿的,所以不管吃什么,都觉得是无上的美味。这些年闲了下来,饭菜精美了许多,反倒没有那种胃口了?!?br/>  
      郭礼还真的没有谦虚,这里的饭菜果然粗犷的可以。大鱼大肉,羊肉都是整块炖出来的。
      
      延请着陈玉坐下,郭礼有些不好意思。
      
      “陈公子是文人,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倒是我郭府怠慢了?!?br/>  
      陈玉赶紧摆手。
      
      “大将军可不要这么说,学生也只是一介凡人。当初最穷的时候,吃糠咽菜都做不到呢,哪敢挑剔那么多?”
      
      郭礼这才想起来,只顾着聊倭乱的事了,对于陈玉还没有好好关心过。
      
      “听季云说,陈公子是河东东路人?”
      
      陈玉谦逊地道:“大将军称呼学生为陈玉即可,学生籍贯是河东东路齐州,自小就生活在那里?!?br/>  
      郭礼一阵恍惚,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齐州啊……嗨!”
      
      罗秀峰对他知之甚详,关心地问道:“又想起当年的事了?”
      
      陈玉很是好奇。
      
      “大将军也到过我们齐州吗?”
      
      郭礼痛苦地闭上眼睛,却说不出什么来,还是罗秀峰为陈玉解惑了。
      
      “当年突厥人入侵,大将军奉命北去雁门关抗敌。谁想到山东李文化也趁机作乱,攻陷了齐州城。当时大将军的夫人和尚在襁褓的幼子也在齐州城中。后来平息了李文化叛乱,大将军苦苦寻找却不可得,想来夫人和幼子是没在了那场叛乱中了?!?br/>  
      陈玉不免生出同情来,了解了这个权倾天下的大英雄,其实内心当中也有很多的伤痛啊。
      
      “大将军节哀,不过大将军为国为民,劳苦功高,相信上天也会保佑尊夫人和令郎的。也许他们因为什么缘故,不能前来和大将军相见吧?!?br/>  
      郭礼勉强挤出笑容,挥挥手,示意两人不要纠结此事。
      
      “算了,过去就过去了,再去提及徒增伤感。当年皇上的长公主不也是遭难了嘛,这都是我们的命罢了?!?br/>  
      罗秀峰凑到陈玉耳边细说了一番,陈玉才知道,当年山东的那场战乱,情况十分的惨烈。
      
      不但生灵涂炭,就连乾丰帝刚刚出生的公主也被乱军给冲没了。
      
      等乾丰帝和郭礼领兵杀回来的时候,整个齐州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物是人非了。
      
      因为涉及到了郭礼的伤痛,导致气氛低沉,这一顿饭吃的十分萧索,草草就结束了。
      
      好在郭礼及早地清醒了过来,知道因为自己怠慢了客人,便打起了精神。
      
      他看着陈玉道:“我听季云说,陈公子还没有在长安找到住宿的地方?”
      
      陈玉苦笑。
      
      “实在是学生来的晚了一些,合适的客栈都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不过想来长安这么大,只要耐心寻找,一定还能找得到的?!?br/>  
      郭礼却霸气地一摆手,替他做了决定。
      
      “还找什么找?外面的那些客栈,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根本就不利于温习功课。这样吧,反正我这里也空旷的很,你就住在这里好了。今日咱们聊的不太尽兴,你住在这里,有空咱们继续?!?br/>  
      陈玉吓了一跳,没想到当朝大将军如此热情。
      
      “这……这不好吧?打扰了将军就是学生的罪过了?!?br/>  
      郭礼却虎目含威,不容置疑。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不也是看到了嘛,这里大的不像话。除了一些老兄弟,根本就冷冷清清的。多你们主仆二人,也没有什么影响。只要白虎节堂那边别去,就没有什么问题?!?br/>  
      罗秀峰也劝了起来。
      
      “陈公子,就听大将军的吧。你要温习功课,准备考试,还真的没有比大将军的府邸更好的地方了。再说了,咱们大将军的内宅,多少人想要亲近都不可得呢,这可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啊?!?br/>  
      盛情难却,最主要的是两个大将军气势太厉害的,让陈玉不得不答应下来。
      
      “如此……就多谢大将军成全了。大恩大德,学生没齿难忘?!?br/>  
      陈玉又不是小白,岂能不知道住在郭礼的家中意味着什么?
      
      只要传出去,外界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不说别的,即使是在科举上,也能够受到不少的照顾。
      
      别看郭礼是军人,似乎和文人不搭边。
      
      大乾的文武分界可不是那么明显的,朝中很多人都是允文允武,文武双全的人杰。
      
      就连郭礼自己,也曾经担任过江南东路的转运使,负责一地的行政,还做的十分杰出,政绩斐然。
      
      更别说他还是乾丰帝的结义兄弟,在朝中的地位十分的超然。
      
      得他看重的人,举朝谁敢不重视?
      
      不过他又不是中二病患者,觉得自己就非要志存高洁,洁身自好,不攀附权贵什么的。
      
      这种在规则以内的照顾,多少人梦想都得不到呢。
      
      所以他也只是谦虚了一下,最终还是抗不过郭礼和罗秀峰的坚持,便在郭府里住了下来。
      
      “我郭府里都是男人,并没有什么妾侍美婢,如果有什么照料不周的地方,陈公子还请海涵?!?br/>  
      如今的陈玉,能够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很满足了,岂敢要求那么多?
      
      “大将军客气了,能得大将军收留,学生就已经铭感五内,无以为报了。学生和仆人都不是什么娇生惯养之辈,有一个草席就满足了?!?br/>  
      郭礼哈哈大笑。
      
      “你想要草席可难了,我们郭府虽然粗糙,但草席这种东西还是没有的?!?br/>  
      三人哈哈大笑,,关系再无障碍,算是成为了至交。
      
      知道陈玉长途跋涉,肯定已经很累了,所以郭礼便招呼了一个亲兵,带领陈玉和史华铎去为他们准备的院落。
      
      一直到陈玉两人离开了,留下的郭礼和罗秀峰才能说些私密话。
      
      “是个人才,你的判断没错。眼界很广,不拘泥于陈规,如果为国所用的话,必定是栋梁之才?!?br/>  
      听得郭礼的评价,罗秀峰与有荣焉。
      
      “能得大将军这么说,那就肯定是人才了。大将军至今还没有看错过人呢?!?br/>  
      郭礼呵呵一笑,对于老友的吹捧,并没有放在心上。
      
      “听说这小子和河北梁家的公子有矛盾?”
      
      罗秀峰嘿嘿一笑,神情得意。
      
      “岂止有矛盾啊,梁家那小子,恨不得杀了他呢?!?br/>  
      当下,罗秀峰把陈玉和梁铉在洛阳百花会上的针锋相对详细地告诉给了郭礼。
      
      郭礼听完,满脸怒色。
      
      “真是岂有此理,梁家如今是越来越过分了?!?br/>  
      罗秀峰唏嘘一叹。
      
      “哎,谁叫人家有一个亲王外甥呢。如果将来这个外甥身登大宝,梁家可就水涨船高,权威更盛了?!?br/>  
      郭礼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语气十分的冰冷。
      
      “他们想的美,也不怕机关算尽,最终折在了里面。将来到底谁有机会,只有陛下才能决定。他们现在闹的越欢,将来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br/>  
      罗秀峰似乎想到了什么,悄悄凑近到了郭礼耳边。
      
      “我听说,前几日,梁王被陛下狠狠责罚了一顿?”
      
      郭礼没有隐瞒。
      
      “户部贪污的案子,河北、山西、汾洛一带,足足有三百多万两税银不翼而飞。都察院的御史发现了端倪,顺藤摸瓜,结果揪出了户部侍郎沈厉。谁不知道沈厉是梁王的人,陛下暴怒不已,打的梁王吐血,差点残废?!?br/>  
      罗秀峰瞠目结舌。
      
      “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连税银都敢下手?”
      
      郭礼哀叹一声,看样子朝局的纷争让他十分的疲惫。
      
      “你不是不知道,这几年秦王越来越展露光芒,梁王的压力越来越大。他是怕夜长梦多,所以就想要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殊不知,这种事,做的越多,错的越多?!?br/>  
      罗秀峰回忆了一下,不禁道:“说起来,秦王倒和陛下更加相像。不论是头脑,还是作风,都要更好一些啊?!?br/>  
      郭礼嗤然一笑。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完全相像的两个人?秦王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讨陛下的欢心罢了。将来如果真的是他承继大统,肯定会有自己的一套主张?!?br/>  
      罗秀峰心里震荡了一下,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很像的两个人呢?
      
      为什么郭礼说没有,他却觉得有呢?
      
      这种奇怪的感觉,又是从哪里迸发出来的呢?
      
      另一边,郭府的亲兵引领下,陈玉和史华铎也来到了他们要住入的小院。
      
      和郭府整体的风格一样,这个院落十分的简约,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美轮美奂的装饰。
      
      不过这样更好,更有利于读书,避免被旁事分心。
      
      陈玉和史华铎放下行李,对那个亲兵连连道谢,才送走了他。
      
      真不容易啊,自齐州出发,一路上坎坷不断。事到如今,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好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啦!”
      
      陈玉张开双臂,痛快地喊了一句。
      
      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史华铎恍惚了一下,不禁道:“公子,你很像一个人??!”